首页 >> 热点聚焦

全球信用大膨胀后通缩时代开始显现

时间:2013-6-5 21:33:50

        现代经济就是信用经济,皆与信用货币直接相关。目前全球经济乱象与失衡问题,表面上常被认为是央行超发货币所致。事实上是银行信贷问题。银行信贷不能等同于民间或市场借贷,这是现代经济的一个核心。

      中国传统观点认为,有借有还、信守承诺,就是讲信用。现代信用思想则是“空间、跨期和价值”。两者有很大差异。现代信用观念可以促进人类经济发展,但也会带来自伤。但传统观点却难以做到这点。

      现代信用思想的基础与核心是,信用会自行扩张。但其缺陷是人类总会滥用这种扩张至膨胀。甚至把它当作治愈所有经济病症的良药。因此,传统经济危机演变成现代金融危机就会变为常态。没有小型金融危机出现,巨型金融危机势必来临。

      最先洞穿并详解现代金融危机“奥秘”的是,上世纪伟大的经济学家明斯基。

      明斯基的“金融不稳定假设”理论,恰是把重点放在银行信贷的作用上。他认为在一个不受到政策干预和缺乏自律的金融体系内,信贷是顺周期的。当经济处于上升阶段时,信贷会扩张;而当经济下行时,信贷便会紧缩。信贷的这种顺周期行为形成了金融体系内生的不稳定,并最终造成危机的爆发。

      以美国为例,1970年代明斯基构建其理论时,美国的总信贷规模只有3万亿美元。今天美国的总信贷规模为56万亿美元(不包括影子影子的负债数据,约为20-30万亿美元)。目前美国的负债已经在变成了一只体型失控的怪兽(格罗斯)。

      在中国2008年金融危机之后,这种信贷大膨胀更是史无前例。相关数据显示,2012年底,中国含“影子银行”活动在内的信贷总规模达到国内生产总值的198%,2008年年底这一比例仅为125%.即便以官方银行信贷余额66万亿,与51万亿GDP之比也接近130%.

      继去年末国务院四部委出台463号文规范地方政府融资行为后,4月份公安部终于对违法融资行为展开调查。一切经济现象和金融乱象均表明,目前中国金融市场是,乱象丛生,“债”劫难逃。

      当整个世界都把信用滥用到极致时,信用将义无反顾走向其反面:通缩。也即信用通缩是对过去信用大膨胀的一种市场自然矫正。胳膊终究拧不过大腿,不论政府之胳膊多么强壮。

      近年来,市场普遍认为未来全球经济,要么会是通胀、要么是滞胀。这种观点的视角已死死盯地住了各国央行都在超发货币上。这很可能是一个观察与分析未来经济的一个“死角”。

      但这次与过去真的不一样了。过去各国央行总是把通胀作为目标甚至是惟一目标。但现在各国央行却又在绞尽脑汁拼命想推升通胀。

      目前全球五大央行中已有三家把推升通胀作为目标。美联储的目标是2.5%;通缩近20年的日本央行的通胀目标是2%;最为激进或将是英国央行,其下任央行行长明确表示,把经济增长作为目标,也即放弃了通胀目标。

      阿基米德说,给我一个支点我能把地球撬动。银行家说,给我信用杠杠我可以吹大所有资产泡沫。阿基米德没有找到支点更没有这样长的杠杆。但银行家却做到了他们想要的一切。搞大资产泡沫,这是现代信用货币另一个“伟大”的发现。

      用泡沫经济形容全球现代信用经济恰如其分。现代信用经济总是从这种资产泡沫跳向另一类资产泡沫。过去十年里,尤其是金融危机爆发后,避险资产泡沫又被吹大到尽头。这就是黄金近期暴跌的内因。而大宗商品资产同样存在金融泡沫。后者无疑加大了全球经济运行成本。

      避险资产并不能把整个世界带向更美好的未来。比如说,过去各国央行和市民都拼命储备黄金。中国大妈与印度大婶及日本家庭主妇抢接“跌落的飞刀”——黄金,并不能给这些国家带来任何竞争力。

      从经济更深的层面考察,社会对风险和未来不确定性的排斥,是导致的是全球经济活力下降的主因。因为投资者对风险的偏好可以直接改变融资者的发展条件。当具有冒险精神的企业家和创业者,因为投资者风险偏好下降所导致的风险资金急剧减少时,这些经济发展的主导力量就会慢慢萎缩。没有冒险精神,没有风险资金就不会有全球经济有活力的主导力量。

      目前全球主要央行集体QE,会有他们期望的通胀目标吗?答案应该相反:通缩。这不仅缘于信贷周期理论,更基于资产负债表衰退理论和生产过剩现实。未来经济与金融会呈现:僵尸经济——僵尸货币、企业和市场。

      从另一个角度描述,就是全球经济已经开始跳入日本式通缩陷阱——由凯恩斯先生早就阐述的流动性陷阱。

      未来有无例外经济局面出现,答案显然是肯定的。较确定的是美国。查看美国股市的上涨趋势,会发现未来美国经济是靠股市引领。其实实质在于,美国的上市公司在赚取全球利润,而不仅仅是占领美国本土市场。

      而美股与黄金、大宗商品及美国国债不同的是,这种风险资产的膨胀才是赢得未来经济的一个关键。而且美国的上市公司有赢家通吃的迹象和趋势。

      另一个尚不确定的对象是,中国。中国经济的未来一切取决于改革。也即改变过去10年的经济增长模式:政府主导+银行信贷+国企扩张。转向:市场主导+金融市场+民企回归与投资。

      如果,中国决策层能把风险资产当作财富,也即把股市作为引领和拉动经济增长的主力,而不是一再靠政府基础建设去稳增长。中国经济活力才能在未来与美国经济竞争。

公司简介 | 信用企业 | 信用评定 | 评定申报 | 联系我们 | 诚邀加盟 | 后台入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