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热点聚焦

三大国际投行研判中国经济:降准时机已到

时间:2014-5-29 16:11:53

中国宏观经济到底如何?三大国际投行给出研判

   当下中国经济形势到底如何,房地产市场是否会崩盘,政府是否会强推刺激政策,央行又是否会降准……外界猜测不断。对此,中央高层习近平主席,李克强总理,周小行长相继发表讲话,表态着力调控和改革。与此同时,渣打,瑞银,摩根大通等国外投行机构纷纷刊出对中国经济形势的研究报告。

摩根大通:人民币年底至6.15 下半年或迎两轮降准

  对于中国的货币政策变化,以及人民币走势,摩根大通预计人民币年底至6.15 下半年或迎两轮降准。

  摩根大通中国经济学家朱海斌周三表示,由于明显单边升值趋势不再有而双向波动趋势增多,将2014年底人民币兑美元汇率预测由此前的6.05调整为6.15,将2015调整为6.10。

  同时,改行进一步指出,近期的人民币贬值并不意味着已经转变为一种贬值趋势。人民币仍有适度升值的空间。朱海滨的最新报告亦调整了对存款准备金率(RRR)的预测,预计2014年将会出现两轮存款准备金率下调,各为50个基点,一次是在第三季度,另一次是在第四季度。

  值得注意的是,尽管短期内出现重大货币宽松的可能性较低,但是中国人民银行已经采取了各种货币政策立场的微调措施。这些措施包括观察到的措施(如回购、逆向回购、央行票据)、未观察到的措施(如动态和差别化存款准备金率、对个别银行的流动性供应)和其他披露滞后的措施(如标准贷款工具、再贷款)。展望未来,微调的区间可能会进一步调整,这取决于经济情况的发展变化。

房地产市场仍是短期中国最大宏观风险

  此外,摩根大通最新报告还指出,房地产市场调整仍可能是未来几个季度内中国面临的最大宏观风险,主要原因是房地产投资放缓和土地出让金下降。

  根据基本情景假设,摩根大通预计全国房价今年将会温和下降2%,但这仍然是有记录以来房价的首次下跌。不同城市的情况会不一样,国内一线城市房价预计仍将保持强劲,上涨幅度达5%。

  在供应较少的国内二线城市,预计房价仍将持平,而在那些供应严重过剩的城市,价格可能会下降10%。三线城市需保持谨慎,但是价格降幅(下降5%)可能会小于供应过剩的二线城市,原因是三线城市的房价相对较低,价格敏感度也较低。

  进而,报告指出,房地产市场放缓是中国面临的主要短期宏观风险,由此对经济所造成的拖累可能会在未来几年内持续。但是,我们对金融风险的担忧程度较低。

瑞银:楼市繁荣时代已逝 明年经济增长降至6.8%

  对于近期楼市的变化,瑞银中国区首席经济学家汪涛发表报告称,本轮房地产下滑是由于发生了供大于求的结构性变化,中国房地产的长期繁荣时代已经结束。

  瑞银对2015年中国经济增长的基准预测为6.8%,但并不认为中国会出现其他新兴市场常见的房价崩盘、或出现金融或国际收支危机。不过,中国的房地产建设量可能会有较大幅度的调整,房地产长期繁荣的时代可能已经结束。未来几年,随着经济和金融系统逐渐消化房地产部门的调整。

  瑞银报告认为中国经济不太可能硬着陆,基准预测是2015年GDP增速仅小幅放缓至6.8%,明年GDP增速降至5%的概率只有15%。有两个关键因素决定了中国房地产市场崩盘的可能性较小:

  第一、居民部门资产负债表较为健康、杠杆率较低。这意味着房贷违约风险整体上应该可控,购房者不太可能被迫出售住房。

  第二、政府仍有能力和意愿应对房地产下行、支持经济增长。决策层已经开始增加基础设施投资、加快保障房建设、推进有助于增长的改革(包括简政放权、向民营资本开放更多行业、扩大社会保障覆盖面、降低小微企业税负等)。政府还可以放松一二线城市的限购政策(部分城市已经开始悄然放松)、放松对房地产行业的信贷、降低首付比例,以及放松。

渣打:降准时机已到本届政府将何时出手难以预测

  渣打银行大中华区研究部主管王志浩称,当前的形势下,应该采取降低存款准备金率的措施。

  不过,显而易见,李克强政府对经济放缓的应对之策不同以往。习近平总书记亦表态称经济增长应适应“新常态”。高层坚守底线,锐意推动改革攻坚,实为可贺。然而,去杠杆化不能通过过于宽松的货币政策实现,亦不能伴随高实际利率和低名义GDP增长率(并且还在减速)而获得。我们认为,降低存款准备金率的时机已经成熟,有必要较大范围放松政策以稳增长。

  进而,报告分析了2008年以后中国存款准备金降低时宏观经济的形势,表示北京可以“一边走路,一边嚼口香糖”,也就是说,在推进改革的同时放松货币政策支撑经济增长。

  报告称,此次经济下行由房地产行业减速、高实际利率和企业利润增长率造成,今年宏观经济还会进一步放缓。结构性改革不会立即产生实质性增长红利,通过汇率放松政策的空间有限。

  鉴于此,现在有较强的理由支持放松货币政策。货币政策放松已经在没有任何官方信号释放的情况下悄然实施。但随着三季度经济增长进一步放缓,中央正在转向稳经济立场的更明确的证据将尤为重要。我们无法让一个不再增长的经济体去杠杆。

  不过,现在面临的一个问题是李克强政府对经济减速的应对之道不同于上届政府。如果没有政策立场的这一转变,从经济数据看,应该已经采取了降准措施。本届政府将在何时出手难以预测。(文/刘静)凤凰财经综合

公司简介 | 信用企业 | 信用评定 | 评定申报 | 联系我们 | 诚邀加盟 | 后台入口